中国 IT 寻“魂”二十年

时间:2020-01-30 来源: 热点专题

只要有希望,我们就不能放弃!

1999年5月,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遭到轰炸,中美关系降至冰点。为此,信息产业部和科技部的相关领导召开了几次紧急会议,讨论:“一旦与美国决裂,国家信息安全将面临什么样的威胁?

当时,微软的视窗操作系统广泛应用于政府计算机。如果生命之门掌握在外人手中,国家信息安全将不复存在!

保卫国家信息安全的战斗迫在眉睫,大批中国信息技术人员纷纷效仿,开始了长达20年的技术长征。

集锦开始

是一群科学家第一次爬上山握手,并主动高举中国自主操作系统的第一面旗帜。

当时,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已经离开联想四年了。在过去的四年里,他一直想在中国建立一个独立的核心信息技术产业。他告诉学生梁宁,我们将用自己开发的方舟中央处理器Linux操作系统取代微软和英特尔联盟的核心框架。[1]

不再玩别人设计的游戏,创造自己的游戏规则是中国信息技术人员的终极梦想。听到这里,梁宁激动得握紧拳头,把指甲掐进肉里。

在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也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副所长孙玉方对他的同事胡才勇和吴健说:“我们是一个软件研究所,我们必须在操作系统上做点什么!”![1]

大使馆事件后,是孙玉方写信给国务院,要求建立自己的信息安全系统,“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中国无法生存”。

Linux是当时世界上唯一能与微软视窗系统竞争的开源系统软件。为此,1999年7月15日,信息产业部首次组织了“Linux未来发展”高级研讨会,并达成共识,将加大努力,全面推动Linux在中国的普及和应用。

有一段时间,Linux正在飞速发展。从1999年到2000年,不同规模的Linux开发公司出现在全国市场,高峰期为30到40家。冲浪平台是移动最快的平台。早在1999年3月和4月就推出了第一个国内操作系统XteamLinux1.0。

2000年,在孙玉方的领导下,红旗成立,红旗Linux开发。

与私人冲浪平台相比,由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主导的中国科学院红旗根郑妙红被赋予了“中国自主操作系统崛起”的使命。

孙玉方是当时中国最有影响力的UNIX技术和中文信息处理专家。红旗Linux诞生之前,他负责开发另一个国内操作系统Cosix,并知道国内操作系统的症结不是技术,而是应用生态。

为此,孙玉方还创办了红旗中文2000,并推出了国内办公软件红色办公室。

从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的布局可以看出,红旗希望在中国成为微软。

红旗不仅从微软和甲骨文挖走了关键员工,还在2001年北京政府采购中击败微软赢得订单,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名。

远在美国的比尔盖茨听到这件事感到震惊。微软以一家中国子公司的名义,向北京和相关方提交了一份35000字的报告,问了60个问题,媒体称之为“微软的60个董事会”

微软高级副总裁克雷格蒙迪(craig mundie)甚至飞到中国去拜访科技部和北京市政府的相关领导,希望能挽救局面。

在科技部的会议上,蒙迪提交了一份42页的《中国未来软件及其相关政策议题》报告,解释了Linux的各种缺点,最后提议微软可以共享源代码。

出席会议的科学家孟元站起来问道,“既然微软如此喜欢开源程序,你已经在全世界12个国家打开了源代码。你以前为什么不对中国开放呢?”[2]

孟元是一个福利

国内老板中科红旗不仅将微软踢出政府招标,还开始进入企业市场。凭借与个人电脑硬件制造商达成的100多万份原始设备制造商协议,它一度赢得了成为世界第三大Linux操作系统制造商的荣誉。

此外,红旗Linux已经在全国建立了100多个培训中心。截至2003年10月,已有1000多名红旗认证的Linux工程师接受了培训。

'为国家做更多'这是孙玉方、倪光南和其他科学家的简单信念。这与中国信息技术人员在国内操作系统上实现零突破的信念是一致的。

高亮显示打开,但国内操作系统的下一步极其困难。

红旗换旗

我们有首相,没有用户体验梁宁说。

尽管孙玉方对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都有先见之明,但红办公室、永忠和其他基于Linux的办公和微软文档格式一直存在兼容性问题,这是消费者无法接受的。

当时盗版微软软件很流行,红旗Linux很少使用,这在C端市场非常困难。孙玉方也面临来自董事会的压力。董事会要求在三年内归还。然而,中国科学院的红旗有着特殊的背景。当时,融资和上市受到限制。

从2001年到2003年的三年里,中国和科威特的红旗没有盈利。在巨大的压力下,孙玉方因工作积累而生病。他于2005年1月14日死于糖尿病和并发症。他只有57岁。

令人遗憾的是,在他去世前夕,中国科学院的红旗在2004年迎来了第一个“百万美元”的利润记录。

失去骨干孙玉方后,红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之间的矛盾日益严重。

中国科技红旗的一位早期高级经理曾向媒体透露,几个小股东对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的“企事业不分”的管理模式极为不满,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是中国科技软软件创新的实际控制方。八个股东都有一票否决权,没有人拒绝接受。[3]“内部纷争仍在继续,中国科学院的红旗组织做得很少。

2008年10月,微软向盗版视窗和办公室的用户发出“黑屏”警告。当时,中国人民第一次感受到“粮食短缺”危机和恐慌。

该国决心加快国内操作系统的发展。同年11月,科技部正式宣布2009年“核高科技”重大科技项目申请公告。“核高科技”是中国16大科技项目之一,与载人航天和月球探测项目密切相关。据估计,总投资将超过1000亿元。这也是中国第一次在组织基础软件重大项目上投入巨资。

作为国内操作系统的龙头企业,中国科技红旗自然有义务申报参与“核高科技”项目。

但是,除了国家和地方的资助外,一些企业还需要筹集自己的科研经费,预算约为6000万元。当时,中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红旗公司的收入约为2000万元,这是无法承受的。

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承诺,如果自筹资金不能全部到位,中国科学院的红旗将得到充分补充。然而,这一承诺为中国和科威特未来的红旗危机奠定了基础。

为了完成“核高基地”的任务,提高6000万元的成本,中国红旗向全家发放了奖金。

前员工透露:“3年内,公司通过销售收入、高管个人按揭贷款、员工停薪等多种方式筹集资金,填补了6000万元研发资金空缺,公司正常经营陷入停顿。”[3]

绝望中,中国科学院的红旗

银河系麒麟也是一个大玩家。它是由国防科技大学在2002年开发的。它不仅有军事背景,而且是863计划的主要研究成果。银河系超级计算机系列,在超级计算中稳坐榜首,配备了银河系麒麟系统。

国内操作系统的基础是自主创新。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为国内操作系统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是徒劳的,并将成为对付外国攻击的手段。

然而严格来说,银河系麒麟并不是剽窃。

FreeBSD是完全自由和开源的,允许其他人修改和使用它的源代码,但是必须声明“从FreeBSD修改”。谷歌和苹果都修改了免费软件。

通常,基于BSD或Linux的操作系统很少修改系统内核。银河麒麟还是由于军事需要,对安全性和可控性有更高的要求。非核心工具环境基于Linux开发,内核的系统服务层基于FreeBSD进行了改进和优化,增加了内核安全模块。

专业人士表示,与国内通用操作系统相比,银河麒麟拥有相对较高的自主性,“如果你能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不断提高你的代码比率,取代国外开放源代码,开发自己的内核模块,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出路”。[4]

然而,银河麒麟吹嘘其内核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是错误的。在事实面前,银河麒麟只能承认它采用了FreeBSD代码,并没有“完全独立开发”。

消息一传出,就没有人关心背后的研究人员所做的努力。公众只记得银河麒麟已经败坏了国内操作系统的声誉。

无奈之下,国防大学逐渐放弃了银河麒麟的BSD内核版本,转而使用主流的Linux内核。

国内操作系统预期走的一条新路已经被打破。

2010年,银河麒麟在民营企业胜出的软件下正式与Linux操作系统合并,随后双方以新品牌“新麒麟”上市。

银河麒麟的商标、知识产权等相关无形资产被国防大学授权给天津麒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合并后,新麒麟已经连续八年成为中国第一个Linux操作系统市场,但其主要客户仍然是军事和政治组织及企业,高端市场仍在下滑。

深度突破

雅虎创始人杨致远曾经说过:“你永远不会,永远不会想和微软竞争。”。如果他们想和你竞争,你必须逃跑,做些别的事情。

但是在中国,一群人没有逃跑,而是向微软发起挑战。

与孙玉方、倪光南和其他拥有政府科研资源的人不同,这些人只能靠自己在市场上争取出路。

刘桓温就是其中之一。

1999年,刘桓温毕业于湖北大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学院计算机会计专业。他和他的朋友试图制作一个Linux发行版,并想出了开发操作系统的主意。直到九年后,这个想法才正式付诸实施。

2008年,他与一群Linux开发人员Hiweed、王勇等人一起启动了深度操作系统Deepin项目。

起初,这只是一个基于社区的公益项目,团队成员基本上都是兼职开发者。连续六年,研发资金都是由刘桓温自己掏腰包支付的。长期以来,该公司只有投入却没有收入,因此税务机关曾怀疑其洗钱并前来检查。[5]

为什么你要为你挣不到的东西付钱?

'我坚持这么做是因为我的理想和爱好。刘桓温说,开发中国自己的Linux是团队的梦想。

在深度上,简单修改国外操作系统被认为是国内的,这不是中国应该具备的技术水平。他们想向世界证明,“只要中国认真对待,中国团队就一定能够获得世界上最好的开源技术和产品”。

由于这个原因,深入的研发团队付出了太多太多。深度联合创始人王勇曾在网上透露过一些困难时刻:“写代码太累了,第二天无法继续工作,直到晚上他不得不依靠tran

红旗和银河麒麟拥有雄厚的政府背景和雄厚的研发资金,尚未能在市场上取得真正的成功。作为一家自力更生的私营企业,它面临的困难和压力之深是可以想象的。

尽管有这样的困难,深度再一次成为了国内操作系统的旗帜。

自2009年第一版发布以来,Deepin凭借其易用性和美观的外观逐渐积累了公众的赞誉,并获得了一定的国际知名度。

2011年,它在全球拥有数十万用户;在全球通讯组列表中输入前100名;2013年,它进入了全球发行名单的前50名。

2014年,Deepin进入全球发行名单前20名,最终开始商业运营,获得绿色联盟技术,投资360万元人民币。有些外国巨头想投资或获得深度,但都被拒绝了。

此外,刘桓温说,深达从来没有从政府那里获得任何项目或课题的资金,而是凭借实力成功进入中央政府采购名单,同期上市的其余3家企业都有国有资产背景。

Deepin也是第一个被外国政府移植和使用的中国操作系统。它被誉为“中国最好的Linux操作系统”。

手机故障

2007年,谷歌发布了开源操作系统安卓。没有人意识到在手机方面,像微软这样强大的对手正在悄然崛起。

同年,43岁的陈西元放弃了美国Utskada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的职位,选择回国创业。

他抓住了好时机。

当时,为了从海外引进高层次的人才,国家不仅推出了政治级别最高的“千人计划”,还将其政策和资源倾斜给由海外归国人员创办企业的小公司。

在政府的帮助下,博斯通信成立后不久,陈希源在中国移动做了一件大事。

2008年是3G时代的前夕。12月1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首次明确了3G牌照的发放方式。三大运营商都在把握转型布局。

为了继续保持2G时代的优势,中国移动宣布推出首个国产手机操作系统OMS,并将配备OMS OPhone的定制手机命名为“OPhone”,希望占据移动互联网的入口。

后台英雄提供技术支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名。

为了推广OPhone,中国移动设立了“血库”。时任总裁王建宙表示,他已经准备了60亿元的补贴,并誓言要把OPhone变成1000元的手机,成为3G时代手机市场的领导者。

这个雄心勃勃的目标源于手机操作系统当时仍处于竞争阶段。诺基亚塞班在开始时处于衰落状态。安卓仅占市场的5%。苹果操作系统仍然过时,微软工作程序还没有推出。

一切皆有可能,中国仍有机会。

不幸的是,中国移动占据了领先地位,但未能抓住它。

Media报道称,OMS不是一个独立开发的操作系统,而是BSC为迎合中国移动的进步而制作的安卓中国版。

随着安卓系统的不断升级,OMS的更新跟不上时代。用户开始抱怨,OPhone的合作伙伴手机制造商也叛逃到安卓阵营。

中国移动不得不放弃OMS,因为它看到大势已去。

中国联通2010年推出的手机操作系统Vophone也被击败。

与OPhone相比,VoPhone真正是国内第一个独立的手机操作系统,基于Linux内核,拥有完全独立的知识产权。

但是由于安卓目前已经成功占领了一半以上的市场,疲软的手机没有竞争力。

2013年,Coship Electronics以2983.31万元收购了美国之音R&D团队。次年,Coship 960手机操作系统诞生。

两家主要运营商有机会改写了国内手机操作系统的命运,但历史已经无法再被假设。

真正的历史是,国内操作系统曾经是个笑话。

在这背后,中国信息技术人员无尽的遗憾溢了出来。我们与视窗系统有着不可逾越的15年时间差异,但我们曾经处于相同的年代

当时,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想接触操作系统。无论从商业还是技术方面来看,这都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任务。

果然,YunOS在发布后不久就遭到了谷歌的攻击。

谷歌将云操作系统定义为“不兼容的安卓系统”,并要求开放手机联盟成员禁止云操作系统。对云诺斯来说,它没有硬件,只有软件,这相当于直接禁止。

幸运的是,阿里在压力下坚持了下来。

2015年12月,基于手机出货量,云操作系统安装的手机超过WP,成为全球第三大移动操作系统。现在它已经更新到第六代,全球安装了超过2亿台设备。

2017年9月,YunOS品牌升级为AliOS。它不再跟随其他公司的步伐,开始为汽车网络终端探索一条新路。2018年,各营的装载能力达到70万辆,超过了当时的特斯拉。

王建在他的《《在线》》一书中说:“我因为是云南人而受到了很多批评,甚至比我这辈子被骂的还多,但我并不后悔。”

倪光南院士,80岁,也一直坚持。

他知道自己的梦想正在被利用,一些人会继续嘲笑笑话,他仍然选择燃烧他的一生,不断努力尝试,为国内操作系统的未来而奋斗。

倪光南说:“车轮已经转动,只有一步一步前进才能解决问题。呆在原地只会导致死亡循环。

默默工作的华为也坚持这样做。

2012年,华为在芬兰赫尔辛基成立了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团队,由20名工程师逐渐成长。

2019年,华为被谷歌限制使用安卓。幸运的是,任郑飞的先见之明是,七年前打磨的锋利武器终于从鞘中出来了。

5月21日,华为消费者首席执行官于成东透露,华为为下一代技术设计的操作系统“鸿蒙”最早将于今年秋季上市。该操作系统将手机、电脑、平板电脑、电视、汽车和智能服装集成到一个操作系统中。

现在,华为的手机出货量已经超过苹果,位居世界第二,最终拥有一个不再是无根之花的国内系统。

早在2003年,有人建议奄奄一息的孙玉方写一篇关于“红旗倒下后中国软件业将会发生什么”的文章。

孙玉方笑着说:“在写这篇文章之前,Linux在中国还没有衰落,仍然有希望。”。只要有希望,我们就不能放弃!

来源:中国商人张凌云

新闻排行
  1. 来源:FastTechnology作者:贤瑞据TSMC日前发布的信息,将于明年上半年正式量产的5纳米工艺的产量已经达到80%

    来源:FastTechnology作者:贤瑞据TSMC日前发布的信息,将于明年上半年正式量产的5纳米工艺的产量已经达到80%...

  2. 资料来源:忙碌的白领男性必须每天三餐多吃些养胃食品,这样才能更好地预防胃病。那么,哪些食物有养胃的作?

    资料来源:忙碌的白领男性必须每天三餐多吃些养胃食品,这样才能更好地预防胃病。那么,哪些食物有养胃的作?...

  3. 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变为高质量发展阶段。居民收入水平大幅提高,消费结构也不断改善。工业和信息

    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变为高质量发展阶段。居民收入水平大幅提高,消费结构也不断改善。工业和信息...

  4. 陪她做作业有多难。父母称她“就像在渡劫一样”。即使明星父母也无法逃脱“和她一起写作业”的困难。岳彭云

    陪她做作业有多难。父母称她“就像在渡劫一样”。即使明星父母也无法逃脱“和她一起写作业”的困难。岳彭云...

  5. 亚洲:未来三天亚洲中高纬度地区的多岭活动。巴伦支海持续受到低值系统的控制,其南部迅速向东移动至低槽,?

    亚洲:未来三天亚洲中高纬度地区的多岭活动。巴伦支海持续受到低值系统的控制,其南部迅速向东移动至低槽,?...

  6. 北京,2019年11月26日,Chinanews.com客户阿里巴巴和腾讯在香港资本市场正式“携手作战”,哈里洛目前胜出?

    北京,2019年11月26日,Chinanews.com客户阿里巴巴和腾讯在香港资本市场正式“携手作战”,哈里洛目前胜出?...

  7. 《新牧分析:终端低迷难改拖累猪市走弱》《新牧分析:生猪供给过剩局面得以缓解》Xinmu.com在2014年第43周(

    《新牧分析:终端低迷难改拖累猪市走弱》《新牧分析:生猪供给过剩局面得以缓解》Xinmu.com在2014年第43周(...

  8. 北京5月27日电(记者韩信)记者27日从工业和信息化部获悉,1月至4月,中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以下简称软件

    北京5月27日电(记者韩信)记者27日从工业和信息化部获悉,1月至4月,中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以下简称软件...

  9. 江苏南京龙的妻子,一段时间前,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全身发痒,尤其是腋窝、脚底、后脖子、眼眶等处。龙女士

    江苏南京龙的妻子,一段时间前,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全身发痒,尤其是腋窝、脚底、后脖子、眼眶等处。龙女士...

  10. 目前,即将进入“三夏”旺季,也是病虫害防治的关键时期。5月24日,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召开了全国草地螟防治?

    目前,即将进入“三夏”旺季,也是病虫害防治的关键时期。5月24日,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召开了全国草地螟防治?...

日期归档
友情链接